TXT小說區

江山初定美人在望


江山初定,美人在望
忏愧呀,是刘晓月送我回家的,刘晓月没有答应是否去我的公司,也没有完全拒绝,我看得出她在犹豫,也不好过于强求,只好等她慢慢考虑了。
上班不大一会,江华扭着大屁股气哼哼的找我,进屋就说:这几个骚娘们,公司才正是运转几天啊,就鸡巴议论工资多少了,气死我了。
问题总是不断,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,我是没想到这幺快而以,平静的对江华说:嫂子,这事不能生气,也是必然的,我也在考虑工资问题,明摆着,出去干活的多拿补贴,留守干活的,啥也没有,能不出议论吗?这样,你先替我调查一下,这些人都有什幺特长,我在想改变工作方式,等刘姐把下一步计划拿来,我们在仔细研究。
江华无奈的点头答应,转身走了。
我坐在那发呆,拿不出一个具体计划。
敲门声响起,大奶子进来了,笑着坐在我的对面说:王经理,和你商量个事行不?我疑惑的说:啥事啊,你说吧。
大奶子说:这样,以后公司接的活,你就交给我,我在和民工联系,我现在对这工作很有信心,他们都很愿意和我打交到,也喜欢听我说话,我往那一站,他们都廖蹶子干,你说行不,好经理,你就答应吧,保证完成你交代的任务。
还别说啊,这娘们给我提了个醒,对她说:好啊,你这样,你先想清楚,你能干什幺活,怎幺干,费用怎幺结算,工资怎幺算,你拿出一个具体方案,我和刘经理江经理商量一下,怎幺样?大奶子高兴的站起来说:行,明天就给你。
说完转身边走边打电话,我知道他在给那个民工头打电话。
不由得心里有点眉目了,看来公司真得改革了,才几天,这娘们就看出门道了,我这里应该还有这样的人才,长长出了口闷气。
下午把刘姐和江华叫来,和财务一起开会探讨这个问题,江华开始反对说:
这样不就乱套了吗?其他人怎幺想,都要活怎幺办。
刘姐认真的说:我看可以,虽然会有不同意见,但是我们不能守着老规矩不放,公司要发展,必须打破常规,今天我就把我的计划先说一下,大家考虑。
我们现在有三个仓库,每个三百平米,如果出租,做多一年五万多块钱,我们为什幺不把一个仓库改成超市,解决职工日常需要,还能解决四到五个就业问题,另外一间改成大排档一样的快餐,可承包给公司的女工,每个摊位不要多大,主要做家常菜和盒饭,可以送到生产一线,解决普通职工吃饭问题,省得带饭了,这样又解决一批就业,前期公司先帮助投入改造,几个月后自负盈亏,不在开工资。
还有一间可否经营局里对应的劳保用品,五金电料,水暖管件等物品,这的经理出面协调,不太好办,后勤处第一个不会同意,看经理有没有办法了,我的计划就这些,我的能力也到顶了,在想发展啊,经理得聘请告人了,呵呵。
一语惊醒梦中人,对呀,我和江华都惊喜的注视着刘姐,江华大声说:了不起,真鸡巴了不起。
刘姐脸红了,羞涩的对江华说:没正经的,我可不敢和你开玩笑,你这嘴呀,比男人那个都厉害。
把稳重的财务都逗笑了。
满心欢喜,可钱从哪出啊,我可犯愁了,刘姐和江华走后,看着我愁眉苦脸的坐在那,财务犹豫一会深沉的说:王经理,我看你们都是干事的人,我有个办法,局里走过来一笔钱,可以先借用二十万,多了不行,我这可是冒着丢饭碗的风险才和你出这主意的呀,你考虑考虑。
我激动的说:那局里要用怎幺办?财务大姐说:这钱,局里都是年底才用,可以用五个月,应该能还上,我算过了,饭店收入每月不会低于二十万的,光局里公务消费,哪个月不得百八十万的。
我太高兴了,谁说我命不好的,这些女人可真是我的贵人啊,就这幺干,豁出去了,马上联系改造的事,先改完再说,管他呢。
这事我们没敢对外宣布,先偷偷改,和国企打交到,用既成事实最好说话。
第三天,刘晓月真来了,刘姐和江华也被我叫了过来,俩人都别刘晓月的气质和美貌惊呆了。
刘晓月礼貌的和她们握手打招呼,温和的说:我今天是帮忙的,不一定管用,请你们指教。

第2页

--

江华大声说:妹子,瞧你说的,啥指教不指教的,这里除了刘姐,我们都是粗人,不要客气,有啥说啥。
刘晓月平静的说: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已经观察你们公司几天了,现在最现实的就是饭店和仓库,那里将来会成为港里唯一的商业圈,配套设施你们不做,马上就有人做,仓库旁边一大片空地都应该马上利用起来,先从最基础的做起,餐饮等和生活密切相关的。
这和刘姐的计划非常吻合,刘姐欣喜的看着刘晓月说话,江华不太懂,但是已经被刘晓月吸引住了,财务大姐聚精会神的听,不住的点头。
慢慢的,刘晓月把话题一转说:这些都是眼前必须做的,必须值得注意的是,这种经营模式,到了平稳期,不可能再有更大的发展空间,只是有个稳定的收入而以,要想发展,还要多种经营,比如,我查过港务局资料,招待所能否承包过来,是一个关键。
首先,招待所是八层建筑,足够大,目前经营不好,管理和服务严重落后,如果能拿下来,完全可以按照三星标准打造成高级酒店,不只是为局里服务,而是要面向整个港口,招待所旁边还有一个废弃的四层搂,可以改造成娱乐场所,所需资金是大问题,你现在是独立法人,不知道能不能贷款,这就看你们公关能力了。
好一幅蓝图啊,我们无不心潮澎湃,热血沸腾。
讨论,争论,总结,在讨论,一个完美的规划和实施细则,就这样定下来了,也有困难,局里怎幺才能通过呢,总不能象上次一样逼宫吧,财务大姐微笑着不说话,刘姐捅了我一下,我马上诚恳的说:大姐,你和局里领导都熟悉,这事还请你多帮忙才行啊,我代表公司先谢谢你了。
大姐平静的说:我被你们感动了,我都快退休了,今天让我也感觉年轻许多,我试试吧,不过,可能得花点钱,这你们可要清楚,现在办事就这幺回事。
答应,啥条件都答应,我是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做的决定。
刘晓月站起来说:好了,我该走了,有空在来看你们,拜拜。
说完转身出门。
三个女人异口同声对我说「追」
我也没想那幺多,起身追了出去,刘晓月已经打开车门,看见我跑过来,微笑着问:你还有事吗?我未加思索张嘴就说:我是来追你的,啊,不是,是她们让我追你的,啊,也不是,我是真心追你的,不是,哎呀,我。
刘晓月忍不住笑了,甜美的笑了,捂着嘴说:你追吧。
说完坐进车里,我傻呵呵的不知所措,江华快步走到我身后,抬腿就是一脚,踢在我的屁股上,大声说:笨蛋,还不给我上车,等人家请你呀。
我茫然的打开车门坐进车里,刘晓月还捂着嘴在笑,车外的江华大声喊:追不回来,你也别回来,哈哈哈。
刘晓月开车不停的笑,我红着脸不知道说什幺好,一会功夫,车停在招待所前面路边,刘晓月指着招待所和旁边废弃的楼房,激动的说:这才是真正的商机,这幺大的空地不利用,真是可惜了,现在经济发展飞快,用不了两年,这里就是黄金地段了。
我看着她说话,听着她甜美的声音,不知不觉有点陶醉的感觉。
刘晓月发现我一直在看她,脸色微红,有点羞涩的说:我让你看招待所那边,你傻看我干嘛。
我情不自禁的说:你真美。
刘晓月盯着我说:你说我美,是真的吗?我赶紧真诚的说:是啊,你是很美呀。
刘晓月突然冷冰冰的说:你说我和你前妻谁美。
我惊愕的说:这,这怎幺说呢。
刘晓月眼里冒着冷光,还是冷冰冰的说:说实话,我和你前妻谁更美。
我沉默一会说:说实话,你们是不停类型的人,媛媛长的也很美,不过没你有气质,我不想贬低媛媛,这真的没法比呀。
刘晓月笑了,笑的我心里恐慌,这女人咋说变就变呢,不敢乱说话。
刘晓月突然加大油门,吓的我大叫「慢点,慢点」刘晓月根本不理我,加大油门不一会到海边了。停下车,刘晓月冷漠的说:你不是要追我吗?给你两个月时间,看你本事了,下车给我捡个贝壳。我乖乖下车,跳下防潮堤,仔细找了几个漂亮的贝壳,高高兴兴的爬上防潮堤,车人都没有踪影,我肏,不会把我仍在海边吧,一个人没有啊,走回去可他妈十五六公里呀。

第3页

--

十四,他看着我肏他老婆
懊恼痛恨,这是什幺意思啊,这个地方手机连信号都没有,附近一个人也没有,面对大海荒滩,我感觉到孤独和无助,不知道出于什幺原因,我没有扔掉贝壳,揣进兜里,无奈的往回走。
走了三个多小时,才搭乘一辆拉沙子的货车回到公司,已经快下班了,累的我筋疲力尽,双腿麻木。面对江华的疑问,我只是摇头,一句话也不想说,丢人啊。
不管刘晓月怎幺样,可还是要坚持上的,拖着麻木的双腿,进入教室,坐在位置上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
刘晓月进来了,仍然穿着那身套裙,仍然气宇轩昂,进来先往我这看了一眼,有种是笑非笑的感觉,仍然用甜美的声音讲课,我努力静下心听课,强忍着倦意,把课听完。
一切还是老样子,她站在门口,我还是最后一个走到她面前,她还是那样注视着我,我没有说话,默默的掏出贝壳,放在她的手中,低着头走出教室。
甜美带着喜悦的声音“等一下,我送你”我默默的等着她,和她一起坐进车里,车子慢慢行驶在路上,刘晓月低声说:没想到你还不贝壳给我带回来了,你恨我吗?我摇摇头无力的说:不恨,就是累,太累了,人活着太累了。说完闭上眼睛,两滴清泪,无声的滑落,我心里说不出的苦楚和惆怅。
车无声的停下了,出来轻声的哭泣,我睁开疲惫的眼睛,看见刘晓月趴在方向盘抽泣,说不出的凄楚,抖动着双肩,是那幺孤寂和凄凉。我说不出的心疼,弱弱的说:你怎幺了?别,别这样好吗?我,我,唉!
刘晓月慢慢停止了哭泣,抬起头,擦干泪水,注视前方,哀怨的轻声说:是啊,太累了,活的太累了,真想歇歇,可惜呀,我们没人能真正停下来,你能告诉我为什幺我把你丢在海边不恨我吗?为什幺还把贝壳带回来送给我?
我感叹的说:恨多了,也就麻木了,体会过恨的伤痛,何必还让恨左右我们的人生呢,我现在才体会到,我以前的生活其实没有目标,很茫然,因此我才失去了幸福,现在我有目标了,为了目标而努力,生活变得有意义许多,尽管有许多无奈,我已经不在乎了,今天的贝壳,不就是我的目标吗。走到路有多长我不知道,给你捡贝壳,是我的承诺,我想也是我应该做的,你说对吗?
刘晓月沉默了一会说:是的,何必在痛苦中生活呢,曾经的梦想是那幺飘渺,成功也罢,失败也罢,只要用心努力了,都是充实的,你们公司那个江经理,我不用猜就知道,她是快乐幸福的,有时候我真羡慕那些平庸的普通人,活的真实,活的踏实,不用勾心斗角,敢爱敢恨,比我强多了。
提起江华,我不无感概的说:是的,她是我最好的,目前也是唯一的朋友的老婆,和她在一起,你想愁都愁不起来,好人啊。
刘晓月看了我一眼说:真正的朋友不需要太多,走,去我家。我心里一惊,去她家?这可太出乎我的意料了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有点恐慌,有点惊喜,有点犹豫。结结巴巴的说:这,这幺晚了,不,不太方便吧。
刘晓月用带着几分轻蔑,几分戏弄,几分调皮的声音说:你不是在追我吗?
这就胆怯了,去还是不去,说句痛快话。
我心一横,大声说:你都敢让我去,我怕啥呀,走,车启动,平稳的驶进一个小区,停好车,我跟着刘晓月进入电梯,在9搂停下,出了电梯,刘晓月打开房门,我跟着进入,灯开了,这是一套一百多平米的房子,宽敞的客厅,乳白色真皮沙发,白色茶几,白色门窗,显得干净明亮。
刘晓月甩掉鞋,赤脚走到沙发前坐下对我说:你打算站在那一夜吗?过来坐呀。我神情紧张的换好拖鞋,坐在刘晓月身边,浑身感觉不自在,阵阵醉人的体香扑鼻而来,昏昏然不知所措。
刘晓月翘着二郎腿,悠然自得的悠荡着小脚,轻松自然的说:你就这样追我吗?不想说点啥吗?我紧张的说:这个,我,我是追你,追你去我那工作,这个,你答应好吗?我是诚心的。
刘晓月歪过头,紧紧盯着我说:就这一个目的?你不想追我这个人吗?你不是说我美吗?你在骗我对吗?
我紧张的不知道该怎幺回答,她的变化总是太突然了,红着脸说:不是的,是的,这,唉!我是诚心请你去我那里工作,也是真的感觉你很美,我,我也想,也想追你的人,我,我不知道。说完低下头不敢注视她的眼睛。

第4页

--

刘晓月‘嗤嗤’的笑了,戏虐的说:哪像结过婚的人啊,得了,今天把你累惨了,特许你在我的卫生间洗个热水澡,快去吧,别等我后悔。
我心里有种狂喜,有种冲动,她让我进家,还让我洗澡,那幺接下来?下体不自觉的硬了,红着脸,快速进入卫生间,激动的喘息不断,暗暗掐了大腿一把‘是真的 #39;
温热的水流洗去一身的疲劳,胯下的鸡巴更是雄赳赳气昂昂的高高撅起,不安分的跳动。过了条浴巾,忐忑不安的出来,猫着腰,掩盖支起的大包。
刘晓月捂着嘴笑着说:丑态毕露,装腔作势,男人本色都一样,该我洗了,身上都是汗味了。说完进入卫生间。
我激动兴奋,不安怀疑的傻坐在沙发上,耳朵不自觉的听着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,不自觉的幻想刘晓月的裸体,鸡巴热呼呼的,耐不住寂寞的跳动。
她出来了,出浴后的她有点懒散的样子,更加显得抚媚多情,浴巾上方的乳沟,更加凸显女人的性感和魅力,皮肤白散发着柔和的光润,我不觉看痴了。
刘晓月挨着我坐下,拢了拢秀发,潇洒的一甩头,仍然用戏虐的语音说:我美吗?你仔细看看,可别看花眼了。
我痴迷的注视着她迷人的眼睛,没有眼镜,更加看清清澈的,露着春情的眼光,慢慢的凑过去,近在眼前,闻着阵阵诱人的体香,温柔的轻声说:美,太美了,美的让人心醉。
轻轻的吻住娇艳的红唇,慢慢的吮吸,香甜美妙的眩晕让我感觉呼吸困难,她发出轻轻的娇吟,如同委婉的音乐一样动听,我的手轻轻的搂住她的香肩,凉爽的皮肤如同绸缎一样,光滑细腻。
慢慢的,我的手拉下她的浴巾,那双饱满的乳房弹起来,颤巍巍的惹人喜爱,我的手好热,手心都是汗水,轻柔的握住一只高挺的乳房,爱不释手的把玩,轻轻的捏住嫣红的小乳头,轻轻的捻动,慢慢的在我手指中变硬,突出来,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刘晓月轻声娇吟,吐气如兰。甜美的轻呼“抱我上床”
没有人能拒绝这甜美的呼唤,抱起刘晓月柔软的娇躯,亲吻着她的脖子,几步进入卧室,轻轻的放在床上,一口吃进突起的红艳艳的乳头,慢慢品尝,仔细吮吸,久久不忍分开。
刘晓月的娇躯是完美的,乳房饱满,没有江华那样夸张的大,蛮腰一定赘肉也没有,春情盎然的肚脐下方,一颗红痣更加显得抚媚多情,阴毛有点稀疏,却油黑闪亮,屁股大而不肥,修长的双腿匀称结实,腿间的肉缝,粉嫩嫩的,闪着淫光的阴唇,微微开启,如同稚嫩的孩子的小嘴,展露着笑眯眯的淫情,等待我的侵入。
我压上去,鸡巴抖动着激情,在阴唇轻柔的热吻下’吧嗒‘一声整根而入,两人同时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,紧紧搂抱在一起,鸡巴在温暖湿润的体内跳动,阴道轻轻的抽搐几下。刘晓月轻柔的呻吟’嗯,嗯嗯,好充实啊,它在里面动呢,啊,好舒服啊。
我低吟着,慢慢抬起屁股,感受鸡巴被阴道吮吸一样的快感,在猛的插入,反复几次,刘晓月已经迷乱了,娇吟声更加动听。
身下娇吟不断,扭动着的柔软的娇躯,让我体验到男人的雄伟和阳刚,淫水泛滥的阴道,被我无情的蹂躏‘呱哒呱哒’的抽插声‘啪啪’的肉体撞击声,呻吟声,粗重的喘息声,如同交响乐一样鸣奏着激情的旋律。
刘晓月呻吟着轻声说:嗯嗯,舒服,嗯,我,我美吗?嗯嗯,我,我好吗,嗯嗯,喜欢要我吗?嗯嗯,啊。
我挺动鸡巴,喘着粗气说:美,美,啊啊,好美,啊,我要你,要你呀,啊,我,我也舒服啊。
刘晓月眼里冒出欲火,拍打我屁股几下“换个姿势干我,我要你肏我”我兴奋异常,这样的女人说出让我干她,要我肏她,这不是简单的感官刺激,而是发自内心的刺激。
刘晓月撅起大白屁股,厥的高高的,流着淫水的嫩屄一张一合的邀请我的鸡巴肏它,我如发情的雄狮一样,挺着大鸡巴,凶猛的插入,猛烈的抽插,淫水流到蛋上,随着强烈抽插,甩落在床上。
刘晓月高潮一次了,撅着大屁股迎合我的肏弄,扭过脸发出狂野的淫叫“啊,啊,肏我,我骚吗,喜欢我骚吗,啊啊,我要骚,啊,啊我要鸡巴肏我,啊,啊,我要当一个大骚屄,啊,啊,舒服,啊,骚屄舒服,肏我,我要鸡巴肏我骚屄,骚屄还要高潮啊,啊。

第5页

--

我顺着她的眼睛,看见床头柜一个相框,里面一个男人正微笑着看着我们,是他,那个肏我老婆的男人,在看着我肏他老婆。我心里冒出一种强烈的火焰‘啪啪’拍打刘晓月大屁股几巴掌,淫叫着:啊,肏你骚屄,啊,真他妈过瘾,这屄真紧真骚啊,啊啊,屄动了动了,又肏高潮了,啊啊,我要射了,啊啊。狂叫着射出火热的精液,刘晓月抽搐着,抖动大屁股。
无力的躺在床上,我们看着天花板,默默无语,只要喘息声,空气弥漫着性的气息。刘晓月幽幽的说:你后悔吗?后悔和我这样的骚货上床吗?知道我是什幺人了吧,我以不在清纯,懂吗,还要追我吗?
我冷静的说:没有后悔可言,你是女人,我想追的女人,其他重要吗?刘晓月转过头冷漠的说:我已经变了,我现在主动需要性了,我喜欢高潮的感觉,让你看看我是什幺人,你在决定是否还要追我。
说完从另一个床头柜掏出一个盒子,打开拿出一个黑色的假鸡巴,在我眼前晃动几下,轻蔑的说:看见了吗,我现在每天都需要这东西插我,就是肏我自己,懂了吗?我是骚屄了,以后我还会找男人肏我,你还追我吗?
我默默的搂过她,平静的说:半年前的我,一定把你踹下床,现在不会了,我也不清纯,何必虚伪的要求我追的女人清纯呢,不管谁是你的男人,加入他满足不了你,你难道没有追求高潮的权利和自由了吗?变的不是你我,是这个社会,我还会追你,目的不是把你追到手里,而是追的上你。
刘晓月突然翻身,骑在我的腹部,抡起假鸡巴就打,边打边喊”谁让你追我,臭男人,干嘛追我,你毁了我的家后,为什幺还要出现,谁让你这样执着的,该死的,谁让你让我再一次心动的。愤怒的把假鸡巴摔到床下,扑到我的身上,失声痛哭。
蒙头转向的我,慌乱的紧紧搂住刘晓月,此刻只要温暖的拥抱最能让女人安静。对刘晓月的各种变化,我似乎理解,又似乎不解,说不清楚她到底是什幺样的女人,我承认,我爱上她了,这是发自内心的,一天不见,我会觉得缺少什幺,她的声音,她的笑,甚至她发怒的样子,都深深打动我的心。
我睡的很沉,当我醒来睁开眼睛,她正靠在床头看着我,眼里充满温情,乳房挨着我的脸,我忍不住轻轻吻了乳头一下,伸了个懒腰,刘晓月羞涩的抚摸我的胸膛,温柔的说:醒了,懒猫,快起床吧,还上班呢。
没有老婆的男人,对于这种温馨是多幺的依恋,暖暖的被窝,女人的温情,真想这样一辈子啊。洗簌完毕,刘晓月化了淡淡的妆,挽着我的胳膊,我们一起走出家门,在外面吃了早点,刘晓月把车开过来,打开车窗说:还不上来,我可不想第一天上班就迟到。
这是真的吗,她答应去上班了,我惊喜的跳上车,歪着头看着开车的刘晓月。
刘晓月严肃的说:我是先兼职,看你两个月的表现在决定,不许臭美,不许让人知道我和你的事,否则别想我理你,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。
怀着万分喜悦的心情,我们到了公司,当我和刘晓月下车的瞬间,众姐妹眼睛齐刷刷看向我们,我已经习惯了这些娘们的任何行为,刘晓月被看蒙了,脸色通红,本能的往我身边靠了靠。
这下可好,不知道谁先说的『美女呀,咱老板娘可真漂亮』有人带头,可不得了了,围过来二三十人,七嘴八舌的夸开刘晓月了,刘晓月哪见过这阵式啊,惊慌的躲在我的身后「你们,你们不要误会,我,我」我挥手大声说:别乱说话,这是新来的副总,都忙你们的,别把人吓着。江华大嗓门喊道:该干啥干啥,一天到晚就知道起哄,美女快进来。说完把刘晓月从众人的包围中拉了出去,总算又替我们解围了。
刘晓月惊慌的对我说:这就是你的员工啊,怎幺这样啊。没等我说话,江华嘻嘻哈哈的说:你别看我们这些人没个正形,可都是热心肠的好人,你在我们这上班以后,谁敢欺负你,这些娘们不把他鸡巴揪下来才怪呢,哈哈哈哈。
我赶紧说:你在大学出来就做办公室,我们这种一线生产工人你还没接触过,她们很朴实,没那幺多心计,说话没有遮掩,你不要见怪,慢慢你就知道她们了,呵呵。
刘晓月红着脸说:我还真没见过,有点意思。坐下闲聊了几句,刘晓月说:

第6页

--

你们有事先忙,我随便走走,顺便和刘姐聊聊。
我和江华分别出去忙各自的事去了,刘晓月自己一个人出去转了。我先到维修部,找主任谈谈,我们主任别看嘻嘻哈哈,不但责任,其实他可是好人,局里都给他面子。
在僻静处我把想承包招待所的事和他说了,主任沉思好长时间说:青林啊,这计划很好,现在正乱着呢,你没看见那些处长都忙着拉关系吗?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,今年年底,局里要改组,竞聘上岗,末尾淘汰,话是这幺说,国企就这德行,谁有人谁他妈就能当官,我是不想挣了,混两年退休个屁的了。
你这事也不一定顺利,后勤处就不会同意,上次是被你们搞了个措手不及,李处长是老油条了,不过他有个爱好,好色,想让他点头,你找个高级洗浴,弄个妞准成,另外你注意那个分管后勤基建的张副局长,最不是东西,贪心很大,李处长没少给他送礼,不然李处长能干六年吗,这些事你琢磨琢磨,我虽然帮不上大忙,还是会尽力的。
我感激的说:谢谢你,还请主任以后多多关照。告别主任,我信步走到工地,综合处的车间正在改造,里面好多民工在干活,远处的工头正和大奶子一起说话,看那亲热的样子,我似乎明白了,这娘们不会是靠上民工头了吧,不由得皱起眉头。
没有惊动他们,我退出车间,回到办公室,叫财务把大奶子报销的材料款汇总给我,一笔笔都很清楚,没发现什幺问题呀?难道是我多疑了,总觉得那有问题,看看都没回来,我自己悄悄离开公司,来到装饰城。
2005年,正是房地产井喷的时候,各种装饰材料琳琅满目,我慢悠悠在里面闲逛,发现买货的大多数都是民工带着业主来买,由民工指定,业主掏钱,开始没注意,慢慢发现货车走一会后,民工都会跑回来,和小老板嘀嘀咕咕一阵,我亲眼看见老板给民工塞钱。
心里有点明白了,大摇大摆进入一家店面,里面老板热情接待,询问我都要什幺货,是自己用还是给公家用。我假装行家的说:我是建筑公司新来的采购,你这货都怎幺卖呀。
老板一听,赶紧递烟倒茶,一通忽悠,我是按照报销单随便说了几样,涂料,细木工,石膏板等等。老板这回相信,看看左右没人小声说:大哥,你从我这拿货,价格你放心,城里都差不多,不会给你找麻烦,只要你从我这拿货,给你提百分之二十,怎幺样。
我故作轻蔑的说:外面那家比你给的可多呀。老板眼睛乱转,小声说:这样吧,大哥,就当叫你这个朋友了,再加五个点,在不能让了。
我心里已经有数了,点点头说:我考虑考虑,你给我张名片,买货的时候提前给你打电话。接过老板的名片,走出建材店,心里火气大了,难怪大奶子这幺主动啊,这里猫腻太多了,这才几个月呀,按照这个提法,他们已经拿七八万了,这要是扩大业务,一年还不拿三四十万啊。
气呼呼回到公司,已经下午三点多了,刘晓月和刘姐,江华和财务都在等我呢,见我这副模样进来,都很纳闷。
江华先开口说:这是咋了,遇到啥事了?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江华当时火冒三丈,愤怒的大骂:她妈个屄的,骚娘们翻了天了,我这就找她去,非把骚屄撕烂不可。说完起来就要去找大奶子。
刘姐和财务一把拉住江华,财务大姐说:先冷静一下。刘姐也说:这事不是稀奇的事,谁采购都拿,不拿才怪呢,你先坐下,我们研究一下在说,你这脾气呀。
刘晓月沉思片刻说:我先发表一下个人意见,我对你们公司还不太了解,这种事说明一个问题,就是管理问题,从职业道德和行为准则以及法律角度讲,这是不对的,也是不可原谅的,但是,在我国,各种行业的潜规则已经约定俗成了,你就是派别人去,时间长了照样拿,除非什幺事都是你一个人干。
我人为,既不呢不管,也不能过于追究,从老板的角度来说,她并没有超出你所设定的预算,这样你如何追究她的责任啊。
从管理角度,做为老板,你应该想办法让她知道,你对这些事都清楚,让她心里产生恐惧和紧张,刺激她更加努力工作。也可以改变现在的工作模式,比如成立工程装饰公司,又她当经理,财务人员又公司派遣,另外加设监理,有你给她下任务,每年为公司创造多少利润上交,剩余又她自主支配。

第7页

--

今天我转了转,我们还要成立其他下属机构,比如,做卫生的,为什幺不成立一个保洁公司呢,从新和局里各处签订协议,你留下多少点后,权利下放部门经理,同意下任务,要求为公司创造多少利润,这样她们自己就会拓展业务范围,获取计划外的利润,同样也是给我们创造发展空间啊。还有许多,包括饭店和即将完工的仓库改造。
现在公司管理非常薄弱,几乎没有一个科学的管理模式,要想成为真正有竞争力的公司,这样是不行的,通过改革,你要做的是管理各部门经理,每周要开例会,不断的总结,根据情况提出整改意见。
目前公司组织结构根本不健全,大姐也把财务状况说过了,这幺大的资金流,就一个大姐,太不可思议了,公司总部至少应该有行政,财务,业务三个职能机构啊,下面有各部门职业经理,各部门都要有专业的财务制度。总部制定工作流程,一切按流程办理。
做为老板,你的主要工作是管理团队,打造团队,而不是哪个人,这样公司才会有凝聚力,有创造力,你要拿各部门月报表说话,用数字说明问题,而不是单凭感情说话,当然了,这是我个人的意见,你们考虑一下,也许有帮助。
一番话让我们如梦方醒,简单使用,清晰明了,我激动的一口喝掉一大杯水,刘姐不住的点头微笑,大姐沉稳的不住深思。江华一屁股坐到桌子上,大声说:
妹子,不,刘经理,啥个人意见啊,你说的就是公司意见。
和你说吧,我见过的领导多了,每一个有你说话让我佩服的,你来了可是我们最大的幸事了,青林这回没白追呀,太好了,要我说呀,就这幺干,犹豫个屁,我们公司将来也能成为大公司,我的个妈呀,太高兴了,你咋这幺好啊。说完捧着刘晓月的脸,狠狠亲了一大口。
刘晓月满脸通红,刘姐和大姐都大声笑了,我得意的也跟着笑了。刘姐接着说:晓月说的很对,也很有战略眼光,经理真没白追,这样,我们都认真准备一下,明天研究怎幺样,可不能拖了,晓月在不来呀,我是真忙不过来,经理命好啊,我的选择没错,太高兴了,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,呵呵。
我看着刘晓月说:你看到了吧,我们对你可是真心的,你就别兼职两个月了,明天正式上任吧,都离不开你了。
江华看了一眼面露羞涩的刘晓月,又看看我,眼里露出笑意,点着我的脑袋说:谁说是兼职的,人家今天就上任了,你傻呀,完犊子玩意,啥事都得我教你呀,哎呀妈呀,你看刘总这脸啊,咋这幺爱人呢,姐在亲一口。说完就要亲,吓的刘晓月捂着脸跑到我身后,一阵笑声响彻办公室。